云南吴征镒科学基金会
location
当前位置:首页 > 吴征镒先生
left
吴征镒先生

吴征镒自定年谱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6-02  |  作者:  |  浏览次数:  |  【打印】 【关闭

 

1916

阴历613,出生于江西九江。祖父为其起名征镒,号百兼,曾用别名白兼、白坚。吴氏祖籍安徽歙县,寄籍江苏仪征,家在扬州。

 

1917

一岁抓周后,因祖父吴筠孙(1860-1917)在江西浔阳道任上于12月逝世,全家回扬州。

 

1922-1924

 6-8岁。母亲教认字,8岁进家塾。北洋政府欠薪,父亲辞去农商部主事职,返扬州,时已迁入“吴道台宅第”。

 

1925-1928 

9-12岁。家塾课余,阅览父亲带回的《植物名实图考》和早期《日本植物图鉴》等书,并在家芜园“看图识字”初识花草树木。喜读梁启超文集,初触白话文。

 

1929

13岁。以同等学力考入江都县县立中学读初中。得唐寿(字叔眉)先生启发,学会解剖花果和采制标本,开始与小友郊游采集。

 

1931

15岁。夏,跳考江苏省立扬州中学读高中。“九·一八”事变,写下古风一首《救亡歌》。受唐燿(字曙东)先生鼓励,立志攻生物学。高三时受好友孙克(庆恺)、胡光世(镜波)等影响,思想倾向进步。

 

1933

17岁。夏,高中毕业,考取国立清华大学理学院生物系。得吴韫珍、李继侗、陈桢诸师教育,受通才教育,扩充了基础知识面。参加“一二·九”、“一二·一六”学生运动。

 

1935

19岁。初识高年级校友王启无、徐仁、顾昌栋等。经顾昌栋介绍认识北大生物系同乡马毓泉。

 

1936

20岁。随吴韫珍、杨承元(助教)至小五台山及易县紫荆关野外实习,始识周家炽。大学四年得到五哥吴征铠半薪资助和清寒奖学金乃得毕业。

 

1937

21岁。7月,清华生物系九级毕业,获学士学位,留任生物系助教。7-8月,自费参加段绳武组织的西北科学考察团。76日离开北平,考察内蒙、宁夏的植物;7日日寇攻占卢沟桥。823日,北平沦陷,辗转从定远营(今巴彦浩特)经宁夏(今银川)、包头、大同、太原,转石家庄回扬州。在震旦中学教生物学课一、二堂,即被李继侗师电催赴长沙临时大学报到,与张澜庆、汪篯等经南京、武汉至长沙。10-12月,任国立长沙临时大学研究助教。在岳麓山后左家垅调查采集,并和周家炽赴衡山采集。南京沦陷后,大哥吴白匋(征铸)和堂七弟逃难至长沙,来访相晤。

 

1938

22岁。1-4月,参加长沙临时大学“湘黔滇旅行团”,由长沙步行到昆明。始识闻一多、曾昭抡诸师。途中写简短日记。夏,任西南联大生物系助教。助吴韫珍师以模式照片鉴定云南植物。6月,与熊秉信在昆明附近考察。8-9月,随张景钺师等赴大理苍山、宾川鸡足山考察;与杨承元、姚荷生首登苍山洗马塘。10月,与李继侗、宋达泉二登苍山洗马塘。10-12月,随李继侗师赴德宏、畹町考察。共采集标本近四千余号。

 

1939

23岁。夏,在开远突发恶性疟疾,幸得周家炽照顾,愈后返昆,赴河口考察事无果而终。

 

1940-41

24-25岁。曾有应邀赴南糯山思普茶场调查植物的计划,因系中无经费后未成行。是年起通货膨胀日甚一日。只能在同学野外实习时,随赴昆明附近各采集点采集研究。6月,考取北大研究生,师从北大生物系主任张景钺。昆明大轰炸后,移居大普吉的清华农业科学研究所,与周家炽同屋,此时开始考订模式标本照片制成的卡片。参加党的外围组织由王天眷、胡光世主持的读书会,学习马列主义和《论持久战》、《论联合政府》等。与陶光、张宗和参加昆曲社,初识朱德熙、汪曾祺,一起阅读俄国革命前后文学及鲁迅的文章,思想认识逐渐提高。冬,父吴启贤(佑人)(1884-1940)于扬州家中病逝,享年56岁。

 

1942-43

26-27岁。春,二哥吴征鉴携眷随黑热病调查队逃难来昆,五哥留英归国来昆,三哥吴征钜从贵阳来昆,三兄弟分两次小聚。6月,业师吴韫珍贫病逝世,侍病送葬后,研究生未毕业,转任西南联合大学生物系教员。7-8月,大理修县志,与刘德仪同往,三登苍山洗马塘。事毕转邓川、鹤庆至丽江,登玉龙雪山达4500米,采标本2000余号。在丽江访秦仁昌夫妇,并见J. Rock,始识冯国楣、刘瑛。9-12月,续制中国植物模式标本照片及文献卡片。接待过蒋英、李惠林来访。

 

1944

28, 参加潘光旦、闻一多、吴晗等组织的“十一学会”,始识王瑶、季镇淮等 。

 

1945

29岁,经闻一多、吴晗介绍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入新诗社、剧艺社,始识郭良夫、萧荻、黄海、闻山等友。5月,与经利彬、匡可任、蔡德惠合作编著完成《滇南本草图谱》第一集,代吴韫珍师发表石竹科一新属。撰文论植物名称“胡、番、洋”传入年代及路线。参加“一二·一”学生运动,写杂文。与田方增、杨捷、徐大德组织读书会。与李希泌、张澜庆、汪篯等创办私立五华中学。为生活所迫,先后应聘为云南大学、私立中法大学生物系教员和教育部立中国医药研究所研究员。

 

1946

30岁, 在华西边疆学会汇报上发表《瑞丽地区植被的初步研究》(附:植物采集名录)。2月,殷汝棠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与杨明、徐大德同任民盟昆明市委。715日,闻一多师惨遭刺杀,写五律五章哭之。8月,与张澜庆、郑尧、屠守锷、陆慈等经贵阳、邵阳、长沙、武汉至南京,自返扬州,见母亲和诸兄弟。转上海与汪志华夫妇等乘船到天津,回清华大学,任讲师。8月起直至1948年秋,此时与陈鼎文、关世雄任民盟北平市委,与孟少农、于陆霖夫妇和钱伟长经常出入吴晗家中。同时,参加黄宗甄、胡永畅等组织的科学时代社,并在科学时代杂志上发表科普文章。

 

1947 -1948

31-32岁。与许京骐、何东昌同任清华教职员党支部委员,任宣传委员。发起组织讲教助联合会和职员联合会,与关肇直、徐利治、陈光远等在北平新生报主编科技副刊,写短小社论,在文学副刊写评价舒芜小说的文章。结识王元化夫妇,并同游玉泉山。9月,经天津转移到冀中解放区泊头镇,向刘仁汇报北平教授思想动向。10月,在房山听叶剑英、彭真报告。随北京军管会在张宗麟领导下,参加接管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工作。

 

1949

33岁。2-6月,任北京市军管会文教委员会成员,与王岳、杨民华、石泉、韩放、孙富等接管北京大专院校、各系统研究院所、文物单位的工作。分立高教委员会后,任高教处副处长。5月,出席全国青年联合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亲切接见,听刘少奇关于天津经验的报告。6月,不幸触电跌伤腰椎,疗伤半年,回清华生物系,初识段金玉。12月,奉调中国科学院,与汪志华同任院党组成员兼机关党支部正副书记。

 

1950

34岁。1月,任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委员会副主任,重新接管私立静生生物调查所和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并二所合并为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任研究员兼副所长。1-5月,主要从事解放前各老所的调查、研究、整顿、合并以及筹建一批新的研究所,如昆虫研究所、动物研究所、海洋生物研究所、水生生物研究所等。4月,与张玺、王家楫赴青岛,相与商定“海洋生物”与“水生生物”研究方案,始识童第周、曾呈奎,重晤刘德仪、黄浙校友,崂山巧遇吴中伦。参观山东大学,识李良庆、陈机。5月,与朱弘复,随竺可桢副院长组织的东北考察团赴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地,团员有庄长恭、周仁等,参加调查东北地区的科技机构和自然资源状况。与朱弘复同赴伊春小兴安岭原始红松落叶阔叶混交林。武衡始参加科学院领导行列。夏,第二次赴天津了解北疆博物院桑志华(Licent)神父标本情况。620-26日,参加第一次中国科学院院务扩大会议。818-24日,参加在清华大学召开的第一届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参与梁希主席闭幕词的起草和执笔工作。该次会议议决将中国科学社、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和科学时代社、中国技术协会合为中国科学工作者联合会(即“科联”)和科学普及协会(即“科普”),二者是后来“科学技术协会”(科协)的前身。11月,由中央农业部、高等教育部借调,率14人的工作团在北京农业大学调查“乐天宇事件”。

 

1951

35岁。1-3月,奉派与陈焕镛、侯学煜、徐仁组成代表团参加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南亚栽培植物之起源及分布学术讨论会”,会后由在印度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供职的殷宏章支持和组织在“五印度”参观访问。回国后发表访问经过的报告。4月的一个星期天,在文津街3号科学院内与段金玉结婚。郭沫若院长当证婚人,吴晗副市长任主婚。7月,先参加在北京召开的《河北植物志》会议,编志工作改为以编写全国科属检索表和主要植物图说为主,以应急需;后出席中国植物学会在解放后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8月,组织崔友文、贾慎修随中央文化教育委员会西藏工作队进藏,在昌都地区采集标本700余号。8-9月,在陈云副总理领导下,参与橡胶草、橡胶树种植和野生橡胶植物调查计划的制定,始识何康。年内,参加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工作。

 

1952

36岁。3-6月,中央农业部借调陪同前苏联捷米里亚采夫农业科学院伊凡诺夫院士赴华北、东北、华东、华中、华南等地考察中国农业及其研究机构。首次见到浙江萧山的集约农业和广东顺德的“桑基鱼塘”式的循环农业。在杭州笕桥初识过兴先。回所后参与周总理领导的“知识分子问题”调查研究。抗美援朝开始,与钱崇澍(后简称钱老)、胡先骕(后简称胡老)、林镕等共同鉴定刘慎谔送来的东北地区美军飞机撒下的两种树叶,并写成报告,以反对细菌战。4月,儿子吴京出生。夏,张稼夫调科学院以加强领导,丁瓒因历史问题被开除出党,黄宗甄被劝其退党(丁、黄二位上世纪80年代均平反)。10月,参与遗传实验馆改为植物研究所遗传栽培研究室组建工作,此室后发展为科学院遗传研究所。同时,原清华农业科学研究所真菌学部分也从北京农业大学转由北京植物所领导,后扩充为与微生物研究部门合并为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月内,全国第一届文艺汇演,大哥至京,解放后初见。

 

1953

37岁。1月,开始组织并参与“中国植物科属检索表”的编写,后分别在《植物分类学报》19531954年刊出,署名为集体编写。2-6月,参加由钱三强、张稼夫领导的科学院20人代表团赴前苏联访问,由西伯利亚大铁路达莫斯科、基辅、列宁格勒,后经新西伯利亚城转塔什干,又经西伯利亚回国后在长春总结一个月。相继发表“苏联植物学家在改造自然与利用自然资源方面的工作”及“苏联植物学研究工作概况”等文。5月,俞德浚、钟补求、侯学煜归国,原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王伏雄、段续川、喻诚鸣等陆续归来,植物分类研究所扩建并更名为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镇反运动后,杨森始调所,以加强领导,组成党支部。所下设华东、庐山、武功、昆明4个工作站,并召开所务会议。6月,组织钟补求、李璞随中央文化教育委员会西藏工作队进藏,考察植物和地质,至19543月返京,采集标本2000余号。7月,女儿吴玉出生。秋,奉科学院指派,与罗宗洛、马溶之、李庆逵四人视察海南、粤西的橡胶栽培情况,为橡胶树在北纬18-24º大规模栽培技术打下了初步基础。下半年,在科学院京区大会上,提出中国大区专题综合考察的建议。12月,赴广州接管中山大学农林植物研究所,扩建为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陈焕镛任所长,并在龙眼洞初选华南植物园园址。1953-1955年,北京植物所全力参加竺副院长领导的大区专题综合考察,如黄河流域水土保护和华南热带生物资源开发等,被派任海南队领队,朱太平、黄成就、陈介等参加,每年3-5月,重点对海南、雷州半岛橡胶宜林地进行调查研究。1955年的一次又赴粤西信宜、广西北海至龙州,经南宁到桂林,进行华南橡胶宜林地工作小结。

 

1954

38岁。东德要求与我国合作,组织中德考察队由刘慎谔陪同赴东北考察,初识H. Hanelt。同年,苏联科学院苏卡乔夫(V. N. Sukachev)院士访问北京植物所。科学院成立科学名词审查委员会,与钱老、胡老等共同讨论,选编《中国种子植物名称》。时秦力生调科学院任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领导“清理中层运动”,运动结束后曾参加中央各部干部学习组,学习后赴石家庄华北制药厂和电影胶片厂参观,顺访河北农学院,为西藏地区事,拜会徐近之教授,并访平山西柏坡党中央入北平之前的所在地,时已因建水库原封不动地迁至坡上。12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学部委员(院士)。

 

1955

39岁。年初,参与调查和选定北京植物园园址,并与北京市谈合作建立北京植物园事宜。时原清华教授王明之为建设局长、许京骐为副局长,汪菊渊为园林局局长,初选十三陵(太远)、圆明园(瓦砾和水体太多)、紫竹院(太近),最后俞德浚选定香山南辛村现址,北京市植物园园址在卧佛寺,后仍分立。3月,参与所领导研究培养人才问题,决定选派汤彦承、郑斯绪、张金谈、简焯坡赴苏联进修或学习;选送傅书遐随秦仁昌教授学习蕨类植物分类,陈守良、郭本兆、刘亮等到南京大学耿以礼教授处学习禾本科植物分类,培养植物分类学青年人才。4月,在南京中山植物园(即华东工作站)召开全院植物园首次会议。6月,参加科学院各学部成立大会,在郭院长报告中,华南热带植物资源调查及中国自然区划和经济区划被列为10项重点之大项,由竺副院长领导。8月,参加中国土壤、植物分区讨论会,会上将植物分区和土壤分区大致统一。10月,正式批准为学部委员。参加米丘林诞生一百周年纪念大会。按竺副院长指示,对胡先骕编著《植物分类简编》一书中的某些观点,与林镕一起做他的工作,未正面提出批评。与过兴先等参加青岛遗传学讨论会。冬,母钟璇(沁仙)(1885-1955)于常州逝世,享年70岁。1955-1957年,每年2-7月,与前苏联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有关学者合作,在云南进行生物资源考察,与蔡希陶同任副队长,队长为刘崇乐。此调查队的基础是动、植物区系和植被调查,重点是橡胶宜林地和紫胶虫瘿寄主植物调查。1955年考察后,与三位前苏联植物学家考察苍山,四上洗马塘。云南工作小结完成后,1955年登峨眉至金顶,1956年到青岛。

 

1956

40岁,1-3月,参加国家12年科学发展远景规划讨论。夏,参加贵州综合考察,由土壤研究所邹国礎领队。中共中央宣传部在沙滩原北京大学红楼,于光远、龚育之组织“科学理论研究组”,与汪志华、孟庆哲、何祚庥参加,意在系统批判科学理论中的唯心论影响,但后无举措。夏,动员河北农学院毕业分配至北京植物所的李锡文、宣淑洁转昆明,充实昆明工作站。招收第一位研究生周铉(196010月调入昆明植物所)。10月,参加由竺副院长主持的华南热带资源小组讨论,提出建立自然保护区建议。是年成立了科学院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委员会(后简称综考会)。11月,参加科学院第一次评奖,评出华罗庚、钟补求为一等奖。

 

1957

41岁。发表解放后第一篇论文《中国植被的类型》(署名钱崇澍、吴征镒、陈昌笃)和第一幅全国植被图(署名吴征镒、陈昌笃)。姜纪五由国务院办公室调北京植物所任副所长,以加领导。3月,陪同竺副院长视察华南热带资源综合考察工作。参加并主持华南热带资源开发科学讨论会,并作报告。同年,各所成立学术委员会,曾为北京植物所、华南植物所、南京土壤所学术委员。

 

1958

42岁。1月,参加综考会云南工作队的会议,并讨论国家第二个五年计划中的有关部分,云南植胶区始列入计划。春,同罗青长随周恩来总理到广东省新会县视察,重点视察野生植物利用问题。回广州时,随周总理视察江门甘蔗化工厂。4月,参加科学院跃进会,提出植物资源研究的迫切性和重要性。5月,竺副院长推荐为登山协会科学研究委员会委员,在北京香山开第一次会议。7月,参加橡胶北移问题讨论会和国家大地图集的编纂委员会,与竺老召集侯学煜、曲仲湘等讨论我国亚热带界线问题。裴丽生调科学院任秘书长,以加强领导。调昆明植物研究所任所长,仍兼任北京植物研究所副所长直到“文化大革命”。夏,周俊等一批大学毕业生分配到昆明工作站,后由上海生化所彭加木(时参加综考工作)帮助创立植物资源化学研究室。8-9月,接待苏联苏卡乔夫院士赴海南考察,并经昆明赴普文为云南热带生物地理群落站选点。稍后又与小费多罗夫(A. An. Fedorov)等植物学家于大勐龙的曼仰广龙山选定群落站址。与李庆逵等为该站奠基,并在附近小街初建热带植物园。与云南大学生物系姜汉侨、省气象局樊平等初步制定云南农业自然区划。年底,举家迁往昆明。段金玉组建植物生理研究室。同年二哥、五哥先后调入北京。12-19591  参加科学院自然区划讨论会,讨论综合自然区划,确定植被分区。

 

1959

43岁。2月,著名海洋湖沼生物学家、贝类研究的奠基者张玺教授来所访问。春,参加中央商业部在安徽黄山开办的“小秋收”展览会。夏,先后在西双版纳接待苏联柯马罗夫植物研究所所长A. Baranov一行。7月,与王伏雄陪同苏联柯马罗夫植物研究所拉甫连柯(E. M. Lavrenko)、塔赫他间(A. L. Takhtajan)和索科罗夫(П. Д. Sokolov)等院士在云南考察野,同到勐腊县勐仑,共同确定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新园址。后又接待苏联森林研究所ZonnDelis两教授制定热带森林生物地理群落站的观察实验项目,该站观察工作随之开始。1111-14日 《中国植物志》第一次编委会在北京植物所召开,正式参加《中国植物志》编研工作,承担唇形科。开始集中全国唇形科标本并系统鉴定昆明植物所馆藏多个科的标本。组织云南省各专区的经济植物调查,陈介、李锡文、黄蜀琼、武素功等参加。1959年起,北京植物所“三线建设”搬迁至昆明,先遣人员陈介夫妇、黎兴江、王今维、李恒夫妇、武素功、包世英等先后来昆,并在安宁温泉附近选点,选定楸木园后进行300万元以内的规模基建。

 

1960

44岁。1月,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周培源师、师母、女儿同来昆明植物所,谈及抗战期间在昆明大轰炸后,周师、陈岱孙、李继侗二师在西山倒石头下小村合住一院的旧事。周师任校长前,曾奉教育部令到其燕南园家中劝驾。113-14日,参加《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常务会第一次会议。3月,楚图南来昆并来昆明植物所,谈及“一二·一”运动期间,特别闻一多师遇害等往事。4月,接待陈毅副总理(出访缅甸回国经昆明)视察昆明植物所。夏,在京接待苏联林学家Kabanov教授。北京植物所姜纪五副所长陪苏联专家来昆视察植物资源室。

 

1961

45岁。年初在1958-59年姜纪五领导的全国经济植物普查基础上,主编《中国经济植物志》上下册,同年出版。2月,随竺副院长出席在广州召开的热带资源开发利用工作会。在会上提出“开发热带作物同时要建立自然保护区”的建议,此会重点是研究橡胶、油料代用品和热带水土保持等。94-7日,参加在西颐宾馆召开的《中国植物志》编委扩大会议,会后参加向中国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委员会汇报云南综考工作,作为热带资源综合考察八年来工作的结束。与寿振黄师视察小勐养自然保护区,并向云南省政府提出在云南建立24个保护区的具体建议。12月,赴桂林参加花坪林区自然保护区规划会。12日,李继侗师在内蒙古大学校长任内病逝。

 

1962

46岁。2月,接待班禅厄尔德尼访问昆明植物所。春,郭沫若院长、文化部副部长夏衍等一行,自古巴考察返国,经昆明视察昆明植物所,郭院长为本所题四言诗一首。5-6月,带队赴古巴进行热带植物考察。途经前苏联(莫斯科)、捷克斯洛伐克京城布拉格,乘捷机飞经爱尔兰,越大西洋,至加拿大东北沿北美大西洋岸,直达古巴京城哈瓦那,考察古巴全国,南至松树岛;均采集少数标本,并由卫生部李德全部长带回一大包果实种子,分在海南、滇南热带植物园试种。7-8  与云南大学朱彦丞教授等到丽江玉龙山、中甸哈巴雪山进行植被和植物区系调查。次年夏又去,登哈巴雪山5400米山顶。9月,在昆明招收第二名研究生陈书坤。11月,赴京参加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地植物学组第一次会议,初议《中国植被》工作。

 

1963

47岁。3月,在西双版纳景洪召开热带生物地理群落站4年(1959-1962)总结会议,并制定10年远景规划,竺副院长和北京植物所汤佩松副所长到会。但此站工作于一年后终止。7-9月,与周俊、李恒、王守正等赴滇东南西畴、广南、麻栗坡、富宁等地考察、调查、采集标本,得标本近千号。10月,在京参加中国植物学会三十周年年会,提交了3篇论文摘要,后均被“十年动乱”冲去。同年,中国科协主席范长江为钱老祝八十大寿。

 

1964

48岁。1-4月,与汤彦承、张永田赴越南北方进行植物区系考察,足迹几遍北越,完成后得越南科委奖章。离开河内时,越美开战。4月,宋庆龄副主席出访斯里兰卡归来,昆明休息,视察昆明植物所,在温室草坪接待。夏初,邓小平总书记全家、杨尚昆夫妇、蔡畅、康生来昆度假,并由云南省委书记阎红彦陪同来所视察。8月,出席北京亚、非、拉丁美洲科学讨论会,会议由周培源师主持,在大会上宣读《中国植物区系的热带亲缘》一文,是中方在大会宣读八篇论文之一,该文摘要于次年发表在科学通报上。9月,在庐山出席中国科学院第一次植物引种驯化学术会议,与俞德浚、陈封怀等登含鄱口。1126日至19651月底,与肖培根等赴柬埔寨进行热带植物区系和资源考察。

 

1965

49岁。1月,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大地图集》自然地图集的专门委员会,并承担云南、海南植被图的编绘任务,该项工作因“十年动乱”未能交卷。1965年夏至1966年夏,重在云南大学生物系兼课,讲植物地理学。年底,钱老逝世。

 

19666 - 19713

50-55岁。“十年动乱”期间,基本停止科研,接受批判,参加劳动。期间,为云南中医中药展览会中的中草药标本进行学名订正。1966年,在“牛棚”里完成《新华本草纲要》中由中草药文献考订的植物名录四本。1967年写成9万余字的“昆明黑龙潭地区田间杂草名录”。

 

1972

56岁。对其本人历史审查初步结束,恢复工作,任所革委会生产组组长。夏,去嵩明一带“拉练”,后又与张敖罗等赴蒙自草坝党校学习,时值“批林批孔”。秋,去彝良小草坝朝天马察看周铉人工种植天麻工作。

 

1973

57岁。219日至37日,赴广州参加《中国植物志》、《中国动物志》、《中国微生物志》三志会议,开始任《中国植物志》副主编,俞德浚任主编。在京与侯学煜探望竺老,回所后与朱彦丞接待英国著名中国科学史学家李约瑟(Joseph Needham)教授等三人来昆访问。1027-30日,在北京参加任副主编后的第一次编委会常委会,至125日又在北京开编委会。

 

1974

58岁。2月,竺老病逝。35日,在京参加植物志编委会。春,随秦力生秘书长、石山等访问菲律宾,到马尼拉和吕宋岛(碧瑶),参观各有关部门的遥感设施,访问国际水稻研究所和碧瑶的蚕桑研究所,并见到以椰子为主的海岸综合农业。归京后,与徐仁、王伏雄探望张景钺师于北京大学燕东园家中,老师已不能说话和行动。

 

1975

59岁。31-10日,参加在北京西苑饭店召开的植物志编委会扩大会议。4月,张景钺师逝世。5-7月,第一次赴青藏高原进行科学考察,经西宁、格尔木沿青藏线至拉萨、日喀则,西达萨格,南至山南。归程经川藏线,并与李文华、武素功同下三峡,游黄山,登上诸峰,并到西海。9月(至198010月),任云南省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1010日,在北京植物所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常委会。

 

1976

60岁。6-9月,第二次赴青藏高原进行科学考察,由滇藏路入藏。主要在林芝一带和藏东北及昌都地区。在易贡惊闻毛主席逝世。归途自雅安转峨眉(重登金顶)、峨边、天全和泸定,达西昌、盐源、石棉、会理,途经金沙江的红军长征故道。返昆后三日,“四人帮”被揪出。11月,在湘潭韶山参加《中国植被》、《中国植被图》编辑南方片会议,顺访毛主席和刘少奇故居。

 

1977

61岁。年初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任期到1981年。3月,全国人代会后,赴西安,堂弟吴敬持自咸阳来访,同游碑林等古迹。应武功植物学会和武功农学院之邀,赴武功作学术报告,由院长辛树帜主持。并参观该院和西北植物研究所(即前之武功工作站)。7月,在北京参加《中国自然地理——植物地理》审稿会。同年主编的《中国植物志》唇形科卷二册于“十年动乱”后第一次出版。78日,参加在北京召开的科学院工作会议,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到北京植物所参加《中国植物志》编委会。10月,又赴京参加国家自然科学规划讨论会,在会上作了实验分类学和实验生态学在国际上的应用情况介绍。24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77-1978年间,先后在所长办公室接待辛树帜(老一代植物地理学家)回访;孙冶方谈多层多种经营的经济意义;吴觉农谈关于大叶茶的发源等问题。

 

1978

62岁。3月,人代会后出席在京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与二哥、五哥同时参加,传为佳话,《光明日报》作了专访,于1964年发表的“中国植物区系的热带亲缘”一文,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后大哥来京,四兄弟劫后重逢。41日,在北京植物园参加科学大会的外地编委会。42日,会后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5月,在昆陪同国务院副总理方毅视察本所,方副总理瞩要“发展植物资源的研究及综合利用”。夏初,结识夏威夷大学唐崇实、杨文静夫妇。随后,接待美国植物学代表团到昆明访问。该团团长为哈佛大学研究蛋白质结构与功能的Bogorod教授,初识戴威廉。8月,出席科学院陆地生态系统科研工作会议,始定在热带和亚热带常绿阔叶林选点。钱伟长夫妇来昆,顺访本所。91日,在北京植物所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常委扩大会议。25日在昆明翠湖宾馆《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召开编著者座谈会。10月,在昆出席中国植物学会45周年年会,并当选为副理事长。植物学界方文培、单人骅、李正理、杨衔晋、张宏达、俞德浚等来所参观指导。12月,出席在勐仑云南热带植物研究所召开的中国科学院第二次植物园工作会议,担任执行主席,谢鑫鹤秘书长与会。

 

1979

63岁。2月,创刊《云南植物研究》,并任主编。415日至5月底,参加科学院组织的植物学会代表团赴美国访问,任副团长,汤佩松为团长,团员有殷宏章、徐仁、李星学、俞德浚等学部委员参加。初识Peter H. RavenE. H. WalkerJ. Reveal等美国学者。5月,清华学长和老友美籍森林学家王启无教授随林业部邀请的代表团来昆,1940年代初,王启无给蔡希陶寄过美国大金元烟草种子,在昆明试种,后又寄来《中国的森林》专著。在王启无支持下,198010月本所派罗方书赴美进修云南松树地理种源实验研究,实现了王启无的旧想,离别三十多年昆明聚晤感慨万千。8月,出席中国共产党云南省第三次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共云南省第三届省委委员。时安平生任省委书记,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在安平生陪同下视察本所,在植物园大草坪设桌椅为接见会场。9月,率科学院生态学考察团赴英国、瑞典考察,任团长。团员有马世骏学部委员等人。并访问邱园和大英博物馆,离伦敦时巧遇二哥率团访英。访瑞典,北至乌迈。11月,出席在昆明召开的生态学学术讨论会,暨中国生态学会成立大会并致开幕词。11-12月,与卢嘉锡同年当选全国劳动模范和各自的省劳动模范赴京开会,初识卢,卢后在方毅领导科学院时任院长。

 

1980

64岁。3月,日本热川植物园园长木村亘与日本登山协会副会长丹布节雄同访本所,后该园又派人来所帮助试种引进的香石竹品种,并接纳过昆明植物园的进修生。后於访日时回访该园,受其子木村智接待。该园兼养世界上的鳄鱼,曾赠鳄鱼饲养技术资料,移交昆明动物所。3月,出席在京召开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23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春后,在所长办公室接待杨石先师,时已85岁,风貌如1938年,谈与元素有机所合作事。后,接待曾任湘黔滇旅行团负责人的黄钰生(字子坚,南开大学),同在云南师范大学的西南联大教室中留影。4月,主编的《中国植被》完稿,同年出版。5月,出席北京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在大会上报告西藏植物区系的形成和发展。会后,与各国科学家受到了邓小平主席、方毅副总理的亲切接见。开始组织《西藏植物志》的编写工作。夏,青岛休养一月,期间编制西藏植物名录等文献。6月,日本植物学会会长原宽教授夫妇参加青藏高原学术讨论会访问昆明,进行了学术交流和合作磋商,游览石林、筇竹寺等地,其夫人颇年轻,他特别告知不是女儿。当月,日本放送协会(NHK)的中山方卿访问本所,商谈合作编辑出版《云南の植物》事宜,为签订出书协议打基础。7月,参加在京召开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生物学卷第一分编委会(该卷于1992年出版)。8月,接待时任美国植物学会主席的Peter H. Raven夫妇访问本所,陪同游览石林风景区等,后与闵天禄陪同考察峨眉植物,并三登金顶。夏,美方阿诺德树木园D. Bouford和加州科学院B. Bartholomeo赴鄂西神农架采集调查。我方由北京植物所汤彦承率队,贺善安、张敖罗、陈心启、郑重等陪同,历时三个月。9月,应日本学术振兴会邀请,首次访日,在东京、京都、日光、仙台、扎幌等地,结识了柴田承二、前川文夫、津山尚、北村四郎、岩槻邦男、大桥广好、大场秀章、小山博滋等学者。归来经上海,重晤王元化,时已摘去胡风分子帽子,主管《中国大百科全书》的文史部分。11月,接待美藉华人植物学家胡秀英博士来昆,是访美后重逢,参观陈列室后,特为本所书下“云南植物研究是中国西南植物研究的灯塔,普照一方。”的题词。12月,接待日本京都大学理学院植物学教室岩槻邦男(Kunio Iwatsuki)(专长于蕨类植物和孢子植物研究)访问本所,并作学术报告,由臧穆教授陪同考察大理苍山,后臧穆、武素功回访日本承蒙接待。同月,解放后第一次在昆明召开纪念“一二·一”运动35周年,参与研究胰岛素合成成功的钮经义院士与会,并演讲。同年,在刘希龄故世后,兼任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院长一届(1980-1984)。

 

1981

65岁。14-20日参加广州矿泉宾馆召开的《中国植物志》编委扩大会。后,参加在京召开的人与生物圈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第一次研究成果汇报交流会。2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和夫人谷羽(院计划局局长)视察本所,题词:“敬祝云南植物所的工作不断取得新的成就,为全国人民和全人类服务。”胡乔木原是科学院党组的上级领导,曾在中南海紫光阁向我和汪志华传达“双百方针”的最初提出。2-3月,赴南美三国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进行科学考察,访问委京加拉加斯,后到巴西、阿根廷交界的世界最大水利工程——伊瓜苏大瀑布和世界第一大河——亚马逊河中部马瑙斯考察。39日, 蔡希陶(1911-1981)逝世,享年70岁。夏初,派贺善安、张敖罗、陈心启、应俊生、郑重等赴美国学习。4月,接待英国皇家园艺学会R. J. Mitchell教授一行,并和冯国楣同赴大理一带考察。5月,出席科学院第四次学部大会和生物学部常委会,并当选为科学院第一届主席团成员。同月,组团第二次赴英考察其自然保护区,至英格兰和苏格兰的东南、西南,北达北海油田,团员有许再富、李文华、马德三等,是作为英国皇太后和威尔士王子访昆和西双版纳的回访,得进入白金汉宫,并听威尔士王子有关自然保护的报告。7起,与日本NHK合作编写出版日文版《云南の植物》,任主编,其书至1986出版稍后,接待日本广岛大学田中治教授和日本湧永制药公司的不破亨、佐佐木辉久、松浦广道等访问本所。此后田中治教授与该公司的互访和合作交流持续很长时期。8月,接待日本友好中药研究者访中团访问本所,与该团顾问竹本常松、团长小泽贡进行交流。819-25日,出席在澳大利亚悉尼召开的第十三届国际植物学会议,任副团长,团长为汤佩松。会后与候学煜等访布列斯班(Brisbane)自然保护区。9月,接待日本兵库县花之家访中使节团在团长大谷熏、副团长吉野熏的率领下访问本所,并植树纪念,日方赠送日产野菊一种。同月,经院外事局批准,接收西德Gaby Lock女士为博士研究生,我为指导教师,研究题目为“滇中地区植物区系的组成和特征”,曾到大理苍山、西双版纳、武定(狮子山)、禄劝(撒营盘)、一平浪、易门(大龙口)以及昆明附近作过学习考察,完成毕业论文后于19839月毕业归国。10月,接待美藉植物分类地理方面的著名学者李惠林博士访问本所。他抗战期间过昆明赴美时,访吴韫珍师时曾会面。1979年在北京又曾重逢并接待。此次作学术报告后参观展览室,书下“以一个植物学同志的立场来言,对于你们丰富的成就,精深的研究,衷心表示钦佩,希望继续发掘祖国资源,开展科学前进。”的留言。同月,科学院生物学部组织评议本所,时徐冠仁任生物学部主任,特邀徐任组长,俞德浚为副组长,专家组成员有:周维善、蒋有绪、孙儒泳、张宏达、过兴先、薛攀皋等,作受评报告,在评议后,评议意见于1982210日正式下达。同月,还接待以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茅诚司为团长的日中友好协会第三次访华代表团。11月,赴景东哀牢山徐家坝为山地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观察站选址,该站至1987年撰写观察研究报告一本。

 

1982

66岁。春,当选为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代表任期到1986年。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成立后,与何康、罗宗洛等的“橡胶树在北纬18-24º大面积种植技术”项目,获得首次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同年,于1979年发表的“论中国植物区系的分区问题”一文,获得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奖一等奖。2月,与日本合作,任《原色中国本草图谱》主编之一,该书至1986年共出版8卷。3月,派裴盛基到夏威夷大学东西方中心学习,裴于198512月学成归来。6月,赴西宁参加生物学部评议西北高原生物所;会后应新疆自治区植物学会邀请赴新疆讲学和进行植物区系考察,吕春朝陪同,风雪中经祁连山到张掖,乘火车达新疆乌鲁木齐,考察吐鲁番、伊犁等天山北路,过冰达板到新源野果子沟看原生Malus Mill.林和巴音布鲁克草原。7月,出席贵州梵净山科学考察学术讨论会。812-18日,在京国务院一招参加《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常委会。9月起,担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科技工作委员会委员。925日,与徐仁、侯学煜同被邀,参加在密苏里植物园召开的东亚北美植物区系学术讨论会,发表“关于太平洋洲际间断分布的重要性”一文,并在大会宣读。会后与Peter H. RavenAxelod合影,会见贺善安、张敖罗、陈心启等。9月,二哥病故,时在京曾到协和医院探望。10月,应施雅风院士之邀参加在安徽屯溪召开的中国第四纪冰川缘学术讨论会,为会议准备了“On The Evolution of North Temperature Conifers”的学术报告,在会上讲第四纪冰川对世界北方针叶林(Taiga)发展的影响;会后顺访祖藉徽州(即歙县)。11月,接待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所长殷宏章、娄成后、沈善炯等三位学部委员访问本所,后同访大普吉并留影。同月,在大普吉时任清华无线电研究所所长的美籍教授任之恭夫妇来昆并访问本所,均为清华校友。稍后,接待美籍学者袁家骝、吴健雄夫妇,吴(女)是著名物理学家,由中央大学出国。

 

1983

67岁。当选为美国植物学会终身外籍会员。18-18日在桂林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常委审稿会。1月,与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王荷生合作完成的《中国自然地理——植物地理》(上)正式出版,下卷为侯学煜的《植被地理》。319日,时兼任昆明分院院长,接待科学院副院长、东北分院院长著名冶金学家李薰参观本所。当晚,贵金属研究所谭庆麟所长宴请过桥米线,李副院长夜间因急性胰腺炎暴卒,只得在昆办丧。5月,时郁文为科学院秘书长,社会科学院尚未脱离科学院,在一次主席团全体会上,钱学森主张人体有特异功能,于光远反对,辩论中未表态,但不赞成钱的说法,未在云南省科协提倡,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一篇揭露人形何首乌的文字,为何祚庥引用(1995)。同月,访西北植物所,时王作宾还在;归途顺访骊山、参观兵马俑,在咸阳访堂弟吴敬持。7月,生物学部评议东北林业土壤研究所(今称应用生态研究所);会后专访长白山,在天池附近与王伏雄合影于高山草甸上,会后又赴千山考察。8月,先赴梵净山后赴湘西考察,李恒随行,在梵净山李永康陪同,在湘西中南林学院教授祁承经陪同,经吉首、到永顺小溪,登天平山顶的中生混交林工作,最后在桑植、大庸一带考察,在张家界和长沙作报告,建议将慈利、桑植、大庸三处旅游点合为一个国家公园。9月,参加生物学部评议武汉植物研究所及磨山植物园。10月,退居二线,由周俊代理昆明植物所所长。12月,不慎摔倒,左股股骨颈粉碎性骨折,住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由儿子吴京侍病,静卧养伤达八个月之久,幸得自然愈合,但从此扶杖。

 

1984

68岁。1月起,受聘担任《当代中国》丛书中国科学院卷生命科学卷副主编、植物分部主编任务,全卷主编为王应睐,该丛书于1999年完成。4月,云南生态经济学会成立,受聘为顾问。10月,接待美国哈佛大学阿诺德树木园主任P. S. Ashton教授访问本所,他是世界龙脑香科权威,后赴西双版纳为望天树等名确认。11月,中国地理学会山地研究委员会成立,并受聘为顾问,赴成都开会,遇季镇淮之女季禾子夫妇。同年,完成了《云南种子植物名录》主编工作。1126日至122日,在昆明植物所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常委会。

 

1985

69岁。年初,受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地图集编委会副主任委员。早春,应扬州市政协邀请,与夫人同访故里二日,访义兄蒋正炘,时尚在扬州中学教化学;重游瘦西湖至小金山,从扬州转苏州、无锡至鼋头渚;顺访戚墅堰八弟处。5月,汤浅浩史教授访问本所,他是已故日本植物学家前川文夫的继承者,承赠送一株马达加斯加的Didierea。同月,赴贵阳开授植物地理学讲习班,孙航、彭华等参加,重访张宗和。6月,由吕春朝陪同赴山东考察,后与段亚华等同赴曲阜、泰安、济南、青岛,与李法曾同登泰山,并从日观峰下经石峪,在青岛崂山巧遇徐仁。6-7月,应联邦德国马普学会邀请,季本仁陪同,扶杖赴慕尼黑、吐宾根、海得尔堡、波恩、科隆、柏林、汉堡等地考察和讲学,与K. Kubitzki相识;在慕尼黑受Gaby Lock之邀在其家中会见;后被邀参与《The Families and Genera of Vascular PlantsII)》中5个小科的编写;在波恩大学讲学,识H. Barhertt教授,并交换幻灯片;随即与北京植物所路安民、华南植物所林有润分别赴英国,参加在伦敦南部布赖顿召开的第三届国际系统植物学和进化植物学讨论会,任中方联系人,并在会上报告中国龙脑香科望天树的情况。8月,接待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汪猷院士和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邢其毅院士访本所,他们曾为本所植物化学研究室学术委员会委员,得其帮助。94日,在京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10月,院部授予昆明植物所名誉所长称号。同月,到四川灌县参加联合国山地研究中心召开的会议,应李文华约,在会上提出综合治理小流域的意见,并成文投刊Intecol Bulletin(国际生态杂志)。11月,在京参加科学院召开的生物学部生物科学发展战略座谈会。并在会上提出“生物资源研究是生物学发展的第五支柱”的建议。同月,接待科学院副院长孙鸿烈视察本所。冬,在云南省植物学会于武定狮子山开设的讲习班讲述植物区系地理学。稍后,赴厦门鼓浪屿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审稿会;行前赴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看望俞德浚、徐仁两位院士;会后经闽南转广州回所。同年,当选为瑞典皇家植物地理学会名誉会员。

 

1986

70岁。1月,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王应睐院士访问本所,并谈及《当代中国》生物卷的编辑和本所关于马槟榔甜味蛋白质的工作。33-12日,应日本放送协会邀请,东京为《云南の植物》定稿;三晤原宽,时得重肌无力症,不久故世。4月,本所成立植物化学开放实验室,任第一届学术委员会委员。5月,参加科学院科学技术进步奖评审会,青藏高原科学考察获特等奖。6月下旬,赴京参加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27日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7月,第一次赴四川松潘、黄龙寺、九寨沟进行野外考察。同月,俞德浚院士逝世。9月,与李恒等第二次赴九寨沟进行野外考察。11月,接待美国纽约植物园美藉日人学者小山铁夫博士来访,其夫人是苏州人,曾在1979年访美时相晤;后曾赠《植物资源学》,二十一世纪初又访昆,时他正编著《缅甸植物志》。1022-27日,在北京军事科学院招待所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11月,到武汉与钱保功院士赴鄂西房县神农架野外考察,下巴东见到千年以上铁杉大树和香果树大树。同月,出席中国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委员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会,回忆1953年在海南那大雨后山溪暴涨,与罗宗洛、马溶之相扶涉水及其他旧事。11月底至121日,昆明“一二·一”运动四十周年时,袁永熙、马识途、李晓、殷汝棠等学运领导人齐集昆明师范大学,后到本所欢聚,始识马识途。

 

1987

71岁。春,当选为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任期到1992年。3月,接待日藉台湾禾草学者许建昌来本所访问,许承担《云南の植物》翻译任务。4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参加清华校庆和九级(1937级)毕业五十年纪念,重晤陈岱孙、俞平伯二师,并见到丁延衸、刘曾复、薛公绰等级友,还和刘同访其表兄汪剑君,汪为梅贻琦校长的秘书多年,又是昆曲老生。55-12日,出席在南京植物园召开的《中国植物志》编委扩大会会议,当选为主编。随即赴京参加北京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开放实验室成立,为该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之一,并参加该室首次会议,始识F. Ehrendorfer,时为实验室名誉主任,是奥地利知名学者。6月,赴京参加中国首届植物学青年工作者学术讨论会。724日至81日, 赴西德柏林出席第十四届世界植物学大会,临时被邀宣读论文“横断山区植物区系的重要性”,介绍有关芒苞草的系统位置和区系来源的意见,此文后在1988年的日本植物杂志发表。10月,出席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代表大会,当选为省科协主席。1031日至1110日,在广州化学研究所主持《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同年,当选为全苏植物学会通讯会员;完成《西藏植物志》1-5卷的主编工作。

 

1988

72岁。时任省科协主席,接待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和留法艺术家熊秉明弟兄,主持杨的学术报告会;宴会上谈1938年和熊秉信在昆明调查和西南联大旧事,后熊秉明为科学展览馆作“真、善、美”三女神铜雕。3-4月,应河南农业大学丁宝璋邀请,与周铉到该校讲植物地理学,后又到新乡河南师范大学讲学,还到了洛阳观牡丹。夏初,应科学院成都生物所邀请,与郑国锠院士同往讲学。归昆后,因胆结石诱发急性胰腺炎几死,幸仅是水肿性而不是坏死性,由女儿吴玉侍病至痊愈。828日,参加的“青藏高原隆起及其对自然环境与人类活动影响的综合研究”项目,获得198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同时,主编的《中国植被》(1980年出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9月,出席在南京召开的国际植物园协会学术讨论会,会议由英国植物学家Vernon Heywood主持,宣读论文,此文后在《植物引种驯化集刊》发表。101-11日,赴美国圣路易密苏里植物园,谈判并签订中美合作编辑和出版《中国植物志》的英文增订版《Flora of China》协议,崔鸿宾、戴伦凯、陈心启、夏振岱等同去,并出席第一次联合编委会。10月,主持在昆明植物所召开的国际植物资源学术讨论会。同月,赴京参加中国植物学会第55周年年会,继续当选为副理事长。

 

1989

73岁。春夏之交,在蓝瑚医师监护下,摘除胆囊的腹部手术获得成功。63日,与夫人及沈允钢院士等参加在北京农业大学召开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次日起此会在天安门事件中举行,返昆时绕道清河至北京机场。9月,在福州开《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后,考察鼓山,后赴武夷山自然保护区考察,福建师范学院林来官教授等同行,考察历时一周,曾沿一沟谷登顶,下可见江西境内的共青城。1015-31日,应日本药学会、广岛大学田中治邀请,由夫人和本所杨崇仁陪同赴日本广岛、九州、长崎、京都参观访问,并在熊本参加日本药学会第36回年会,在大会上作学术报告;在长崎结识大桥裕,后他曾回访本所,承赠日本贝壳数次。111日,由于对中国科学事业的贡献,获科学院荣誉奖章。同月稍后,由夫人陪同出席在海南海口召开的热带人工群落与热带、亚热带土地合理利用开发国际学术讨论会,并在会议上致开幕词。同月,在广州与Peter H. Raven共同主持《Flora of China》中美合作第二次中美双方编委联席会,此会由香港移至广州。随即出席在昆明召开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种子植物区系研究”立项论证会(论证会由吴中伦院士主持),项目获得通过,并联合北京植物所、华南植物所、中山大学、内蒙古大学、中南林学院、西北高原生物所、云南大学、南京古生物研究所(郭双兴)等十余个单位组成项目研究组,任项目主持人,昆明植物研究所为主持单位。年底,卢嘉锡院长来本所视察,时已退居二线,周俊所长陪同接待。同年,“有关植物资源分类学和区系学基础研究”项目,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与朱彦承共同主编的《云南植被》获得云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主编的《云南种子植物名录》获得云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

 

1990

74岁。4月,赴广东肇庆鼎湖山,主持“中国种子植物区系研究”大课题南方片工作会议并在自然保护区考察;会后由张宏达教授陪同赴粤西北黑石顶,中山大学的定位观察站考察。6月,赴兰州主持“中国种子植物区系研究”大课题北方片工作会议,后赴兴隆山、马衔山考察。78-28日,奉区系大课题派,与自然科学基金会齐书莹、本所李恒访问加拿大,8日起由西端的Vancouver到东端的Montrea28日见尼亚加拉大瀑布后分手;728日单人从加拿大直飞波斯顿赴美,与夫人会于哈佛大学,住胡秀英家,至1011日在标本室工作两个月;在阿诺德树木园参加《Flora of China》中美合作第三次联合编委会;第三次访问密苏里植物园,并鉴定该园标本室有关标本;归途时访问夏威夷,由唐崇实夫妇接待。至1012日,归途经上海,评议复旦大学胡嘉琪的研究工作。稍后,从上海转杭州,至26日参加在杭州植物园召开的《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并考察天目山自然保护区,与韦直、汤彦承同登天目山老殿;后又经桐庐、建德至新安江水库(即千岛湖),谒海瑞祠,在桐庐登桐君山(即《桐君药录》的作者所在地)。1226日,在昆参加云南省灾害防御协会成立纪念会。

 

1991

75岁。4月,侯学煜病逝。5月,马世骏又因车祸惨死。时均在京,前往探病和吊唁。4月,本所植物化学开放实验室升级为国家重点实验室,提出色素(无机与有机耦合物)的研究建议。4-10月,四次赴京参加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会议,评选新的院士。同年又与曾呈奎、朱弘复合写一文,呼吁重视《三志》工作,采取切实措施解决困难,其后《三志》由国家科委、国家基金委和科学院共同支持。10月,参加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第四次代表大会,被授予云南省科协名誉主席的荣誉职务。年内,完成《云南植物志》1-5卷,《新华本草纲要》上、中、下三卷和《蔡希陶纪念文集》的主编工作。12月,参加编撰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生物卷出版。

 

1992

76岁。2月,在茶花园大草坪为蔡希陶立碑和铜像,周光召院长参加,并亲手在1948年定植的水杉下立石。4月,科学院第六次院士大会结束后,学部主席团换届,江泽民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科学院主席团两届成员,并座谈,会上提出有关生态大农业的五分钟发言。5月,应李博院士邀请,赴内蒙考察科学院草原工作站,始见针茅草原的原貌,后重访呼和浩特。6月,《Flora of China》第四次联合编委会在昆召开,英国邱园的Gilbert始参加开会。711日至101日,李德铢陪同,赴英国邱园鉴定标本;期间参加在邱园召开的世界豆科植物学术研讨会,华南植物所吴德邻等参加,会间重晤H. Hanelt;完成后又到法国巴黎,在国家博物馆标本室工作,路过瑞士至奥地利,访问维也纳博物馆、维也纳大学植物研究所等,重唔F. Ehrendorfer教授。10月,“中国唇形科植物的分类、地理分布与进化”项目获1992年度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1993

77岁。早春,与夫人应邀赴南京访问南京土壤研究所,访旧友李庆逵夫妇及黄胜白各于其家中,后土壤所派车至扬州,访二十四桥和吴道台宅第,后经扬州至江阴、常熟、常州公路,最后到戚墅堰八弟家,与全家合影。6月,卫生部沈其震院士来访后,不数日沈院士在昆逝世,前往吊唁,题挽诗一首;沈是1953年访苏时相识,八十年代偕二哥同访过本所。7月,区系大课题在湖南株州开中期协调会,武素功等同往,会后中南林学院祁承经教授陪同,访湘东炎帝陵和赣西井岗山。825日至96日,与夫人同赴日本大阪、神户、横滨等地访问;在大阪参加美、英、中、日四国首席学者座谈会,作了“人类生态,植物资源与近代农业”的报告;会后梅掉忠夫先生招待参观其人类文化学博物馆;在横滨参加第十五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在分类学组大会上报告“中国-日本和中国-喜马拉雅区系的联系和分异”;会后参加在日光召开的《Flora of China》第五次联合编委会,日本学者始参加《Flora of China》的编撰;日本学者曾赠日本特有单型科——蕨叶草科二株,归途经南京中山植物园转赠后未能存活。10月,赴成都参加中国植物学会60周年大会,在分类学组大会上作报告。同月,主编的《新华本草纲要》(上、中、下册),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2月,主编的《云南植物志》1-5卷,获得1993年度云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126-20日,与武素功同访泰国,在曼谷识其国家标本馆的Phengklai教授,由此北上访清迈和金三角,自清迈回昆,归途采少量标本。12月,周浙昆陪同往杭州参加《浙江植物志》验收会。后同访宁波天一阁,见伯祖手迹,并去奉化。

 

1994

78岁。1月,“中国唇形科植物的分类、地理分布与进化”项目获1993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春,在温泉宾馆向中共云南省委作科学知识报告——“植物资源的合理利用和有效保护”。3月,科学普及出版社《中国科技人物丛书》中的《绿色的开拓者——中国著名植物学家吴征镒》,由周鸿、吴玉编著出版。63-8日,中国科学院第七次院士大会与中国工程院成立大会在北京同时召开,出席首届院士大会,值此学部委员改称院士。6月初,吴韫珍师第四子吴人定,时年58岁,与其表兄蔡祖欢同来访,人定脸似吴师,至7月底,第三子人伟来信述及吴师四子女情况。7月,赴南京出席《Flora of China》第六次联合编委会。92日,赴京参加清华生物系建系68周年,复系10周年庆祝大会。

 

1995

79岁。1月,出席云南省科协加强科学普及迎春座谈会,就所谓“千年人形何首乌”发言,指出所谓“千年人形何首乌”是事先装进人形模子里人工种植而成,并非自然而生,明显作假,希望加强科普,抵制伪科学。 44-15日,赴英国爱丁堡出席《Flora of China》第七次联合编委会。415日,因《中国植物志》疑难问题,回程时从英国乘机,与陈心启、戴伦凯等同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即列宁格勒)柯马罗夫植物研究所看模式标本,与LinchevskiKirpichnikov教授四十年后重逢。522日返京,自此结束国外考察访问。6月,在昆明参加第六届国际天南星科学术讨论会。10月,获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生命科学奖。所里决定始专设秘书,由杨云珊担任。1028日,参加云南省科学技术大会。同月,参加的“独龙江植物越冬考察和独龙江地区种子植物区系”项目,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1996

80岁。春,最后一次去勐仑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与过兴先夫妇、蔡希陶夫人黄蜀琼共同参加蔡希陶教授纪念会,并为纪念蔡老的石雕揭幕,后与过兴先、蔡老的儿女合影;会后至勐腊望天树林作最后考察,并登林内索桥。2月,参加在昆明举行的云南山茶国际学术研讨会。5月,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主持的重大课题《中国种子植物区系研究》验收会在京召开,在验收会上作课题总结报告,经课题验收专家委员会检查验收,给予较高评价,并通过验收。65日,赴京参加科学院第八次院士大会,与生物学部全体院士合影。628-29日,与陈宜瑜副院长参加在昆明动物研究所召开的海峡两岸动物生态学学术研讨会。7月,时逢八十寿辰,在昆召开东亚植物区系特征及其演化国际学术讨论会,Peter H. RavenK. KubitzkiKunio IwatsukiW. BarthlotPimenov等出席,并在会上作报告;科学院、云南省联合举行80寿典,许智宏副院长等院、省有关领导出席。8月,中国生物志获香港求是基金会杰出科学成就奖,由吴征镒、饶饮止、曾呈奎、李锡文分获;将自已所得奖金分与参加《中国植物志》编研的人员。同年,参加的“西双版纳龙脑香林群落生态学和区系地理学研究“项目,由朱华申请获得云南省自然科学奖三等奖。

 

1997

81岁。9月,时逢中秋,应邀由夫人陪同出席在杭州召开的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第四次颁奖大会,承韦直赠龙泉宝剑一口,转赠本所植化室学术委员会委员陈耀祖院士。1111-17日,应海峡两岸植物多样性与保育学术会议邀请,由夫人陪同赴台湾访问,经香港顺访香港中文大学;在台湾与胡秀英、洪德元、陈心启等访问,经台中、台北、基隆、台东,南至台南海滨,但未能上高山,采集部分标本,自此结束国内考察。

 

1998

82岁。4月,与夫人同赴北京大学百年校庆,在生命科学大会上作报告,着重提出“东亚-北美和东亚-南美一些对应属”。5月,李博院士在匈牙利考察,遇车祸身亡,为其文集作序。6月,昆明筹备开办“世博园”,与本所植物园领导研究参加动员大会,全力以赴承担亚热带和高山植物两个温室及树木园的建设。7月,北京植物所七十周年纪念会上,向会议主席洪德元呈交“裸子植物五纲,被子植物八纲”的系统表初稿;与杨森、赵星武等老同志会面并留影。92日,在昆参加云南省学位委员会第四次会议。12月,参加在深圳仙湖植物园举行的中国植物学会第十二届年会暨六十五周年学术会议,并参观该园。同月,时逢本所建所六十周年,为纪念册封面题词“原本山川,极命草木”,并写回忆文章。

 

1999

83岁。夏,“世博园”开幕前,由孙卫邦夫妇陪同参观该园。同年,与丁托娅完成初步的“中国种子植物数据库”,后于圣路易斯召开的第十六届世界植物学大会上由丁展示。88日,借朱镕基总理来云南视察之机,向朱总理呈送建立野生种质资源库的建议,经总理阅批支持建库。10月,获日本花卉绿地博览会纪念协会授予的“COSMOS”国际奖,由夫人和儿子陪同赴日本大阪出席受奖大会,重访东京和京都,三访北村四郎教授于其家中。同年,参加的“雅鲁藏布江河谷地区动植物区系地理的研究”项目,由弟子孙航、周浙昆申请,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2000

84岁。2月,应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和复旦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所邀请,赴上海作学术报告;会后同八弟及其次女游浦东摩天大厦,三晤王元化,由他组织了一次昆曲名家、名笛手和名票的会见,最后唱“弹词”一折。5-6月,赴京参加中国科学院第十次院士大会;会后,与剧艺社郭良夫、王松声等老友聚晤。次年,王松声逝世。9-10月,因白内障、青光眼,双目做换人工晶体手术,获得成功。

 

2001

85岁。4月,儿子陪同赴京参加清华大学九十周年校庆活动,重晤杨振宁和九级级友林家翘,会中约郭良夫来晤;会后,时逢浦代英在京病逝,去八宝山悼唁。5月,儿子陪同赴丽江,参加中英合作的丽江植物园成立典礼。6月,在本所植物园手植银杏大苗两株。8月,在昆召开的《Flora of China》编委联席会,由陈宜瑜副院长主持中方换届;自1988年任中方主编,此次在会上申请退出《Flora of China》编辑第一线的工作,会议决定由洪德元院士协助仍继用主编名义。6-7月,由李德铢陪同,两次赴京参加“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项目立项会和项目论证答辩会,项目获通过。是年,获云南省政府授予的云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

 

2002

86岁。226日,参加国家基金委重点项目“东亚植物区系中主要特征成分和重要类群的形成和发展”项目的中期检查,作了发言,南京古生物所周志炎院士参加检查会。5月,由夫人陪同,赴京参加中国科学院第十一次院士大会。同年,参加的“无量山种子植物区系热、温带成分的数量动态研究”项目,由弟子彭华申请,获云南省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2003

87岁。春,古生物学家杨遵仪院士夫妇来访,时年九十五,曾同读吴韫珍师的植物形态学,故相识。5月,因感冒两次住院,幸得痊愈。10月,在昆召开的第十一届亚洲药用植物、香料及其它天然产物学术大会时,三晤唐崇实夫妇,并同来家中访问,由唐教授代表夏威夷大学赠送《Flowering Plants of Hawaii》(1999)。同月,路安民、陈书坤的老师西北大学胡正海教授来家访问,与胡在北京植物所系统和进化开放实验室学术委员会成立时相识。12月,获得何梁何利基金会授予的科学与技术成就奖,由夫人陪同,赴京出席颁奖大会;得奖金后以四十万元在清华生物技术系成立“三代奖学金”,以纪念钱崇澍以下的三代生物学优秀人才,激励后进。同月,与路安民、汤彦承、陈之端、李德铢合著的《中国被子植物科属综论》出版。

 

2004

88岁。7月,与历年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同庆米寿。8月,科学院科学出版社授予“知名作者奖”。9月,马识途来昆参加美军驼峰航线纪念活动,来家中顺访,马时年九十。稍后,《中国植物志》第一卷出版前,洪德元夫妇来访,谈《中国植物志》编研简史问题和《Flora of China》中方经费等事。10月,《中国植物志》第一卷终于出版,全书80126册全部完成。11月,经国家批准的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在本所内破土建设,与陈竺副院长出席奠基仪式。同月,受邀为昆明师范大学成立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馆开馆活动剪彩,借机在梅贻崎校长铜像及原联大教室旧址前留影。同年,钱三强院士夫人何泽慧院士由其长女陪同来昆参加云南天文台的会议,来家中顺访。

 

2005

89岁。3月,《中国植物志》结题会在京召开,由李德铢代为前往并代读主编发言。9月,时逢著名植物学家胡秀英九七大寿,深圳仙湖植物园和植物分类学报联合在深圳主办“中国植物学百年回顾学术交流会”之机,为胡秀英祝寿,写专文“平生风义兼师友――胡秀英博士素描”以致祝礼,因耳目不灵,行动不便,未到深圳。10月,将有关《植物名实图考》中的植物考证研究的手稿,移交合作者北京植物所汤彦承、王锦秀。11月,在西南林学院的一次会议后,张新时院士和工程院院士关君蔚来访,请为《中国植被图集》作序事。12月,邀请王锦秀来本所研究胡麻的名实问题。

 

2006

90岁。514日,党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视察云南,来本所时蒙接见于标本馆内。521日,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周昌弘夫妇来访,周曾为《Flora of China》中方编辑之一。6月,《吴征镒文集》出版。7月,《云南植物志》由陈书坤副主编主持,全部脱稿。714日,本所召开“东亚生物多样性和生物地理国际学术研讨会”,时逢九十寿辰,云南省委在昆明饭店举行九十寿典,丹增、陈宜瑜、许智宏等领导出席。727日,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植物研究所的F. Ehrendorfer夫妇来访,并互赠礼品。731日,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夫人劳安参观本所,并视察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蒙朱总理接见于标本馆。87日,科学院院长路甬祥视察昆明各所,承蒙来家中看望,促膝相谈甚畅。同月,《Flora of China》的美方联络员张丽兵(四川石棉人)来访,谈关于即将编辑的诸卷册中某些科的分合意见,张为朱光华的接班人。1117日,来昆开会的李文华院士来访,回忆青藏考察的诸多往事。1223日,《云南植物志》验收会在本所召开,在会上作了书面发言和祝贺。

 

2007

91岁。1月,应任继愈先生盛邀任《中华大典·生物学典》主编,并在昆明出席《中华大典·生物学典》启动会作发言。6月,在本所出席《中华大典·生物学典·植物分典》启动会,并作书面发言。627日,五哥以94岁辞世。718日,瑞典学者M. Lidén来访,他是罂粟科(含紫堇)在《Flora of China》中的合作者,曾赠送“林奈300周年诞辰的瑞典印中文版纪念册”。27日,冯国楣90岁逝世,未能告别,写纪念文章。27日和30日越南河内大学潘启禄、阮阿亭教授前后来访。8月,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举行骏工仪式,与陈竺副院长为仪式剪彩。

 

2008

92岁。18日,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赴京参加授奖仪式,接收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自颁奖;返昆时,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省委副书记李纪恒等领导亲临机场迎接并开欢迎会,即席作发言:“感谢云南省委省政府的一贯关爱,感谢云南人民的一贯支持。云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愿为云南再立新功。”5月,孙鸿烈、郑度、李文华、姚谈栋四院士在武素功、杨永平的陪同下来家中探访,老青藏人聚会昆明,令我高兴。6月,张弥曼院士陪同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傅睿思(Else-Marie Friis)夫妇来访,这是与Friis夫妇6年后再晤。7月,为帮助编纂《中华大典·生物学典》的各位同仁学习古文和熟悉古籍文献,我撰写“识古字、学古文与编《大典》”、“学海拾贝”等系列文章,意在与大家一道在读懂古文的基础上,推进编典工作。8月,《百兼·杂感随忆》出版,辑录除学术论文外的其它文章。9月,俞德浚先生子女与蔡希陶先生子女来访,谈及与俞老、蔡老相处往事。10月,唐崇实、杨文静夫妇来家中,文静擫笛,我与崇实再唱昆曲。同月,美国树木园主任Thomas Elias博士来访,1978年他随美国植物学家首次访华代表团,我曾接待过他,这是时隔30年再见。11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视察昆明植物所,蒙接见于标本馆。

 

2009

93岁。3月,周俊、孙汉董、郝小江、李德铢来家看望,昆明植物所历任五位所长合影留念。此年时逢新中国成立60周年,亲历建国至今一个甲子的历程。在党领导下,奋斗28个春秋,可谓前仆后继、艰苦卓绝,创建了新中国。60年的建国实践,道路曲折、岁月蹉跎,终于迈上改革开放新时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走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亲睹其变,吾之幸也。今年视力渐感不如前,或许是前一段时间,多看了一些《草木典》的文段,并据所知做注解,供编典作者参考,用眼过度,自觉只能看到三号黑体字。经医生检查后被告知,建议不要再看书了,否则将彻底失明。从此,靠秘书们念各种文稿,以了解情况。有需要我表态的事,以口授记录再整理成文。这样还能继续保持与大家的沟通。5月,李德铢、孙航、周浙昆、彭华等弟子张罗,开了一次“被子植物八纲系统演化研讨会”,邀得北京植物所的路安民、陈之端、高天刚等参加,武汉植物园的李建强、华南植物园的杨亲二和夏念和、成都生物所的高信芬等与会,拟集思广益,把“被子植物八纲系统”的初说向深入推进(补充、修正和提高),望大家能与国际同类研究的学者相互切磋、取长补短,使其有所完善。12月,“《中国植物志》的编研”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2010

94岁。3月,清华同级不同系学友黄新民之子黄黔来访。清华毕业后黄新民(化学系)与胡光世同投笔从戎于化学兵部队,西南联大南迁时,路过湖南桃源,巧逢二位,还在他们部队里留宿一夜,留下与他们身着军装的照片,本是历史记录,却在“文革”中成为需要必须说清的“问题”,引起大家晚境的坎坷,今已成往事。黄黔带着仙逝父母遗下嘱托来看我,让我深感老友的真挚情谊。得知黄黔在钱伟长指导下学有所成而多有建树,更喜的是黄黔与任继周(工程院院士,老友任继愈之弟)合作在贵州喀斯特地区做草场恢复示范坚持多年(以草养畜,以畜富民)并已见成效,撰写专著,欣然为之作序。7月,闻一多之子闻立雕来昆参加会议,顺访,回忆起与闻一多先生的诸多往事,感慨不已。9月,老友南京土壤所赵其国院士来访,1953-1955年,我和赵其国、朱太平连续三年共九个月在海南岛进行热带资料考察,我们也已有20多年未见,倍感亲切。年内,国家科技部要求编写《吴征镒自传》,虽跨世纪而活到今天,说短也短,说长也长,总结一下也无妨。让吕春朝理出提纲,以口述方式,作记录整理,再念给我听过,补充修改,以完成上级要求的任务。

 

2011

95岁。适逢清华百年校庆,母校让我帮助做三件事:一是为《清风华影——清华知名校友风采录》序,二是为母校百年校庆题词,三是为母校图书馆《邺架巍巍——忆清华大学图书馆》撰文,我都一一应求,算是老学子对母校百年校庆的献礼吧。中央开过援疆会议,要举全国之力推进新疆的跨越式发展,我19821986年有幸两次入疆考察,深感新疆地域辽阔,拥有我国最大的荒漠区及其特有的生物物种和资源,极其重要,应成为国家生物资源保育与研究战略布局中的组成部分。故致函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同志,提出在新疆建立“中国荒漠区野生生物资源保育与研究中心”的建议,得到张书记的肯定批复,对新疆的夙愿总算“尘埃落定”。同年,时逢景东哀牢山生态站建站30周年,题词“坚持中发展,发展中创新”,望能长期坚持办站,取得大成果。掐指算来入党已有65年,今逢建党九十周年,听了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我记住“全党同志常怀忧党之心,恪守兴党之责”这句话。11月,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吴征镒邮票科技封首发式在昆明植物所举行。同年12月,国家科技部和中国科学将科学院天文台于1997年发现的第175718号星,命名为“吴征镒星”,次年6月举行小行星命名仪式。

 


云南吴征镒科学基金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 云南吴征镒科学基金会,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5000394号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蓝黑路132号  邮政编码:650201    点击这里联系我们